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|无障碍浏览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10:14:24
欢迎进入挣钱的冷门生意新闻网!

外媒看挣钱的冷门生意您的位置:挣钱的冷门生意新闻网 >> 媒体荟萃 >> 外媒看挣钱的冷门生意

新华访谈:临涣古镇 一壶茶烟岁月老

2019年01月30日       来源:新华访谈

“不到挣钱的冷门生意非饮士,未来临涣憾此生”。在安徽省淮北市挣钱的冷门生意县临涣古镇的茶馆门口,每天摆放的长条矮桌都围坐得满满的,每人面前一把茶壶,一只茶盅,徐徐地品着红褐色的茶水。茶馆的生命在岁月轮回中凸显着坚韧,也在临涣人的心灵深处照进一缕柔顺的阳光。

张云波:茶烟袅袅 古镇千年

临涣已经走过了2000多年的历史,在此过程中也慢慢形成了独特而又深厚的临涣茶馆文化。

张云波,地方文史研究学者,地道的挣钱的冷门生意人。研究临涣茶馆文化已有20多年,他对临涣古镇的历史文化十分熟悉。

安徽淮北有“不到挣钱的冷门生意非饮士,未来临涣憾此生”之说。从秦始皇二十六年置铚县至今,临涣已经走过了2000多年的历史,在此过程中也慢慢形成了独特而又深厚的临涣茶馆文化。

早在魏晋、南北朝时期,临涣的茶馆是以茶摊的形式出现的。进入隋唐时代,临涣地区深得水路运输便利,对外交流频繁,商业贸易发达。为适应经济活动的需要,临涣古城出现了茶馆。宋、元朝代,以卖茶为业的茶馆,在临涣古镇上已很普遍。明、清时期,临涣茶馆日趋成熟,成为临涣地区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和一大景观,临涣人的饮茶习惯也自此稳定并沿袭下来。

俗语谓“茶好不如水好”。张云波介绍:“得天独厚的古泉,是临涣茶馆名扬四方的天赐禀赋。临涣泉水张力极强,沏泡的茶水‘高出杯沿而不溢,悬浮硬币而不沉’。”茶叶的唯一性亦是临涣“茶”的精髓。当地人只取200里以外的六安茶梗,临涣人把这种茶梗叫做红茶棒。茶梗经临涣泉水的沏泡,雾气结顶,色艳味香,入口绵甜,回味悠长,成就了临涣茶馆长盛不衰的传奇。

临涣古镇的茶馆很多。鼎盛时期,临涣有大小茶馆二十多家,每天接待茶客6000多人,如碰上逢集赶场,茶客更是摩肩接踵,穿梭不断。

张云波:一杯茶香 百味人生

时代的变迁,也赋予了茶馆新的内涵。在古镇临涣,自古以来就有“到茶馆说理去”的习俗。

张云波,地方文史研究学者,地道的挣钱的冷门生意人。研究临涣茶馆文化已有20多年,他对临涣古镇的历史文化十分熟悉。

临涣茶馆不仅仅是一个喝茶休闲的地方,亦是一个典型的公共空间。临涣人爱进茶馆,是因为临涣人喜欢“摆龙门阵”,茶客们爱聊农事、聊生计、聊民间的奇闻轶事。

张云波介绍说,茶馆里还有打牌、下棋、搓麻将、读书看报、赏花遛鸟等活动。临涣小镇民居狭窄,亲友来访,无法在家中接待,往往起身招呼亲友去茶馆饮茶。以茶待友、以茶会友,促膝谈心,既体面又方便。

在古镇临涣,自古以来就有“到茶馆说理去”的习俗。亲朋邻里之间若出现了纠纷,双方约定到茶馆“评理”。凡上茶馆调解纠纷者,由双方当事人出面,请茶客调解。茶客们一边品茶,一边倾听双方诉说。根据理法、人情秉公评议,最后说得双方心服口服。大多是盛怒而来,低头含笑而去。茶馆在协调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、维持社会稳定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。

如今,茶馆的有些社会功能得到了强化和提高,但更多的功能却逐渐退缩或消亡了。张云波表示,随着社会的发展,时代的变迁,也赋予了茶馆新的内涵。今天,当地政府充分发挥茶馆的独特优势,变茶馆为调解矛盾纠纷的连心茶室,独创的“一杯茶”调解法远近闻名,为访调对接工作走出了一条新路。茶馆成了方圆十里八乡村民们维护合法权益的好去处。

茶馆作为临涣茶文化里重要的一部分,其立足点和吸引人的是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内涵,有了这些,茶馆才有了特色和本色,才有了格调与情趣,才有了生命力和凝聚力。茶馆的生命在岁月轮回中凸显着坚韧,也在临涣人的心灵深处照进一缕柔顺的阳光。

张相信:传承守望 品位时光

互联网的融入,让茶馆成了很多摄影爱好者眼中的“网红打卡地”。

今年68岁的张相信依旧红光满面,从祖辈卖茶,到他已是第四代,如今他已是安徽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从摆地摊卖茶水到慢慢扩大经营规模,张相信见证了临涣茶馆的落寞与复兴。

讲起临涣茶馆的历史,张相信娓娓道来。临涣茶馆的茶客五花八门。那些走街串巷的小贩、拉车挑担的朋友往往在此歇脚,风尘仆仆中喘口气、喝碗茶、吸袋烟;再不然,掏出窝窝头、咸菜,喝着茶吃顿午饭……

茶馆的利润很微薄,从2013年起生意才慢慢好起来,陆续有慕名而来的游客。每天看似热闹的茶馆,大多是当地的老茶客。在张相信儿子张东方看来,营造一个茶文化的民俗氛围和心理空间比营利更重要。

“茶客只要给五毛钱、一块钱就能在这里喝一天茶。其实卖茶没有我以前卖农资挣钱,但是父亲年纪大了,这个茶文化还得有人传承下去。”1981年出生的张东方,如今接管了父亲的茶馆生意,在经营思路上比父亲张相信更加开阔。网上预定位置、网络销售茶叶,设置迎合年轻人需求的包厢等。互联网的融入,让茶馆成了很多摄影爱好者眼中的“网红打卡地”。

张东方家的茶馆,是临涣镇上规模较大的一家。更人性化、更市场化的经营思路也让茶馆远近闻名。茶馆四周的墙壁上,挂着很多临涣茶馆的照片,据说有不少是一些摄影家获奖的照片。每天从早到晚守着茶馆,在张东方看来,虽然这样的生活有一些枯燥,但是传承的使命让他开始甘于并喜欢上这样的生活。他的梦想是希望自己能像父亲一样,有一天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,“这是我努力的方向。”

刘丛允:人生如茶 岁月共老

一壶茶,一辈子。老茶客们与老茶馆融为一体,成为临涣茶馆一道独特的文化“符号”。

“大鼓咚咚古书厚,弦韵悠悠戏曲甜。”农事生计,打牌下棋、读书看报、赏花遛鸟,听戏评书,时光仿佛在这里慢了下来。

一壶茶,一辈子。临涣茶客中大多是当地有些年纪的人,来茶馆喝茶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,寻常而又必不可少。老茶客们与老茶馆融为一体,成为临涣茶馆一道独特的文化“符号”。

这些茶客满脸皱纹,手指关节尤其粗大,吸着旱烟。他们一大早从自己家中出发,有的离茶馆二、三十里,不急不躁地缓缓地走来,不时地与路见的熟人打声招呼,或调侃几句。来到茶馆,茶馆的主人拿来一把茶壶和一个茶盅,抓一撮棒棒茶梗,放在茶壶里,从熊熊炉火上提起一把水烧得翻滚的铝壶,往茶壶里倒水冲泡,然后端起茶壶、拿起茶盅,送到茶客选定的桌子或台子上。茶客便开始慢慢地喝,细细地品。这样,每天摆在门口的长条矮桌围坐得满满的,每人面前一把茶壶,一只茶盅,徐徐地品着红褐色的茶水。

今年94岁的茶客刘丛允从16岁开始上茶馆,每天来茶馆泡壶茶,看老友们下下棋,是他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。“我从16岁开始拉蔬菜到镇上卖,卖完就喜欢在茶馆里泡。现在年纪大了,仍然喜欢每天跑到茶馆里来,跟老朋友们聊聊天,看别人下下棋,赶到节假日,还有一些民俗表演,很热闹。”刘丛允满脸堆笑地说。